1、 喜樂的教會
2、 柔和謙卑
3、 起死回生
4、 合一的秘訣
5、 罪人認知的祝福
6、 選那上好的福份
7、 不要多人作師傅(一)
8、 不要多人作師傅(二)
9、 掃羅的致命傷
10、 好撒瑪利亞人
11、 事奉的角色與動機
12、教出高EQ的孩子
13、要勝過法利賽人的義!
14、上帝的管教
15、父親的挑戰
16、主內一家親
17、全然倚靠耶和華
18、切切羨慕那更大的恩賜

要勝過法利賽人的義!

聖經:馬太福音五章20節

序、法利賽人是誰?文士和法利賽人都是聖經專家,前者號稱經學家,後者是發誓要完全實行律法(宗教法律/信仰規條)的敬虔人士。他們是民間的信仰典範,十分受人尊重。然而,卻經常被耶穌罵的很慘。祂甚至說:「你們的義若不勝於文士和法利賽人的義,斷不能進天國。」難道他們都是壞人?為什麼說他們的那種義,斷不能讓他們進天國?

曾經有人對我對說,長執又沒領薪水,還這樣認真服事,讚賞他們兩句吧!我回答說,他們表現的又不夠好,要我說謊嗎?五十歲未滿心臟病發作,我才認識情緒傷害,並且發現自己也曾經有如法利賽人,致力遵行律法、嚴格律己,並要求信徒,尤其是長執們。如今,才知道自己其實是個律法主義而已;傳福音的人竟然努力推行律法主義,還真是諷刺。

一、維護律法的敬虔人士?
法利賽人是一群大發熱心,以維護律法為職志的人士,泛稱律法主義者。「維護律法、遵守律法」當然是值得稱道的好事。但他們的敬虔常常是照字句解釋,只看表面或照章行事而已,例如遵守安息日的問題,他們會訂定細節,規定安息日何時開始,怎樣算是做工違犯安息日:走路不可以超過多遠,飯菜要在拜五日落(開始算了)之前做好。至於安息日的目的何在反而很少思考。你看,在安息日醫病可以嗎,律法與倫理的現實衝突時,他們就難以決定。總之,法利賽人所認定的義(是非對錯)是照律法表面的或字面上的意義來解釋,不考慮到深一層的倫理問題。換句話說,他們讓律法限制在字句與表面的意義上,被冰凍起來。

再下去,五21-26提到不可殺人的誡命。耶穌的意思是說,只說「不可殺人」或「殺人償命」是太簡單了。無緣無故怒責別人、罵人廢物或笨蛋,因此激怒別人犯了殺人罪的,又該當何罪呢?難道就沒有責任嗎?所以,要積極對付人跟人間任何的怒氣或紛爭,這樣做的人才能得到上帝的赦免,他的獻祭才有效。這才是誡命更實際的目的!

五27-30談到動淫念跟犯姦淫是一樣的,所以,敬虔的人要更積極去做的,應當是對付淫念才對。這樣的推論,可以用到所有的律法上,例如,不可偷盜的誡命,更積極的是戒除貪心,學習儉樸生活與凡事滿足的心志。
五31-32提到休妻的就算給休書也是不夠或不公平的!結果別人會認定是妻子犯了姦淫、娶她的人就是姦夫/客兄了;說不定,那給人休書的才是存心犯姦淫的人。其他所有的山上寶訓,幾乎都是像這樣在深入說明律法的真正目的何在,不可以只講究字句或表面的規定。這就是為什麼耶穌說「莫想我來要廢掉律法和先知。我來不是要廢掉,乃是要成全(使律法的目的得到成全)。」(五17)的意義。

二、假冒為善的評論家!
確信律法是上帝的要求,一點也不能打折,所以他們對律法的主張可以說十分完美主義的,在執行律法的懲罰時是很嚴酷的。他們似乎自認在扮演上帝的代理人∼替天行道,引以為榮、振振有詞。記得嗎?保羅在腓三5、6曾自我描述說,「就律法說,我是法利賽人;就熱心說,我是逼迫教會的;就律法上的義說,我是無可指摘的。」想想看,自認嚴格奉行律法的人,卻扮演上帝的敵人~熱心逼迫教會的,這個事實是多麼諷刺啊!
因著這種自以為義的心態,評論或審判別人成為他們的最愛。他們常拿問題質問耶穌,要找祂的把柄,以凸顯自己的敬虔;批評耶穌跟罪人與稅吏吃飯,不像他們一樣禁食祈禱;甚至斷言耶穌「是靠著鬼王趕鬼。」 保羅原也是這樣的人,十五38、39他跟巴拿巴分道揚鑣,因為他不能原諒稱呼馬可的約翰,在上次傳福音的旅程中,半路離開他們。但到了林前四3保羅就說「我被你們論斷,或被別人論斷,我都以為極小的事;連我自己也不論斷自己。」因他認識到自己其實也是個軟弱的罪人,憑什麼論斷(有何權柄)呢?何況人的論斷是很脆弱/不公平的,標準何在呢?

有些時候,我們聽說某人,尤其自己不喜歡的,做錯了甚麼事,就幸災樂禍的傳播或評論著,甚至加油添醋的指斥、定罪之,其實就是有如法利賽人成了這種假冒為善的評論家!但願我們能常常警惕,反省自己的論斷是很公平、正確的嗎?

十二1耶穌明言法利賽人是假冒為善的。為甚麼?耶穌曾指責他們「侵吞寡婦的家產,假意做很長的禱告」(廿三14),壞事做絕、卻一副敬虔的聖人樣子。然而,23他們避重就輕「將薄荷、茴香、芹菜,獻上十分之一,那律法上更重的事,就是公義、憐憫、信實,反倒不行了。」換句話說,自己並沒有多少真正的好表現,只是柿子挑軟的,逃避困難不易做到的,卻自誇自擂而已。難怪27狠狠的批判他們「…你們好像粉飾的墳墓,外面好看,堶惚o裝滿了死人的骨頭和一切的污穢。」有甚麼可以誇耀的呢?

三、利己的瑪門主義者
瑪門就是財勢,瑪門主義者就是一切向錢看、利己主義的人;許多時候,跟勢力勾結也是為了自己的利益。當耶穌說「不可事奉上帝又事奉瑪門」時,十六14說「法利賽人是貪愛錢財的;他們聽見這一切話,就嗤笑耶穌。」所以說,法利賽人是瑪門主義者,絕對不是冤枉他們。

法利賽人/瑪門主義者貪愛錢財,從情緒傷害來看,還是為了掌控一切。你看,他們主張律法、以維護律法為職志,但碰到有權勢的人就轉彎!換句話說,在他們的心目中,有權勢的人比上帝重要多了。聖經多次提到他們商議要殺耶穌,但是對當代的政治/宗教人士的作為卻不敢講一句話,甚至是巴結他們。最惡劣的是,他們跟撒都該人(祭司黨)彼此不合(廿三6-8記載保羅在公會受審的故事清楚可見這個事實),但為了陷害耶穌,他們卻能彼此合作。七32記載,他們一同派人去捉耶穌,甚至違背律法的誡命作假見證來定耶穌的罪!

耶穌不是這樣,祂教導我們「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祂譴責文士和法利賽人,祂也指責當時分封的王希律,十三32明言希律是狐狸∼就如狡猾的變色龍!為了政治利益而巴結羅馬人。八15 祂明明的對門徒說:「你們要謹慎,防備法利賽人的酵和希律的酵(壞榜樣)。」

結論:數算自己的日子!
九十12要我們「屬算自己的日子」。今天是我66歲的生日,離開心臟病發超過十五個年頭了。希望自己不再學習法利賽人的壞榜樣,至少要扮演他們中比較好的份子,如三1 夜裡謙卑來請教耶穌的尼哥底母、或五34在公會主持公義的迦瑪列,永遠不要忘記自己的使命。

滿60歲那年,我申請退休,宴請家族親人吃飯,有人說,現在哪還有人慶祝60歲啊!我說,心臟病沒死,又活了十個年頭,而且愈活愈健康、快樂,所以我要感謝上帝。

提早退休是希望能活著多陪牧師娘幾年,享享清福。回紐西蘭來過退休日子,因為台灣實在太熱了。然而,現在發覺這有上帝美好的意思,似乎是要我幫助這個教會不要失去長老會的味道。有人說我老愛講政治,這真是天大冤枉。我所講的只有一個,就是基督徒對政治應有的態度與作為。而關心政治台灣長老教會認同本土的一個積極作為,我認為很重要、不能不說。

曾見黑人的禮拜情形,一片阿門、哈利路亞之聲,又唱又跳,人人非常投入,氣氛感人。然而,我自認若在其中必定一點都不會感動,甚至會偷溜出來。為什麼?不習慣也!像這樣,我自認是憑信仰良心講真理,但或許有人聽來會覺得非常刺耳,不能認同。四16保羅說「如今我將真理告訴你們,就成了你們的仇敵嗎? 」我這樣講,不是責備什麼人。相反的,我要對這些人說「遺憾!」請諒解我的苦口婆心。

 
彭德修 牧師個人網站
Copyright@2016 EQ.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