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喜樂的教會
2、 柔和謙卑
3、 起死回生
4、 合一的秘訣
5、 罪人認知的祝福
6、 選那上好的福份
7、 不要多人作師傅(一)
8、 不要多人作師傅(二)
9、 掃羅的致命傷
10、 好撒瑪利亞人
11、 事奉的角色與動機
12、教出高EQ的孩子
13、要勝過法利賽人的義!
14、上帝的管教
15、父親的挑戰
16、主內一家親
17、全然倚靠耶和華
18、切切羨慕那更大的恩賜

不 要 多 人 作 師 傅 (二)

聖經﹕雅各書三章1─12節

序﹕師傅的口頭禪與態勢
有的人可能會想﹕我又不是老師、牧師、師傅,這個主題跟我沒關係。其實,人們常說﹕我告訴你啦!你聽我說!這些就是老師的口頭禪;甚至,板起臉孔教訓起別人來,就更是老師的態勢了。

許多的時候,我們雖然沒有當老師、作師傅,可是卻實實在在的扮演了老師的角色。雅各說,不要多人作師傅。當然不是指教會裡每一個人都在當教師、師傅;寧可解釋為人人自以為自己高人一等、比人聰明,正如三13以下幾節所說的自以為「有智慧有見識的」人。這種人的毛病就是愛批評、論斷別人,反而造成教會裡的嫉妒與紛爭。為甚麼會這樣呢?讓我們一同再來探討幾個重要的觀點!

一、嚴以律己、寬以待人?
我們常聽說﹕「要嚴以律己、寬以待人!」這是一句很好的人生哲學。但是我仍要提醒大家﹕

1、律己要嚴,並不意謂要嚴到苛刻、樣樣要一百分,因為那會讓自己變成自卑、緊張、過敏、害怕的人。別忘了,我們都是有缺點、有限的人。有些時候還是要接納自己的不完美,才能活得快樂健康。

2、那個“己”字也不一定要包括自己人。許多時候,我們寬以待人,只因拿別人沒辦法;否則的話就會想要替天行道、教訓他。既是自己人,又在你的管轄範圍之內,自然會嚴加要求,美其名為了愛,其實很可能是在滿足自己曾受傷的自尊心。可知道,這時你又在傷害所愛的人、或撩起他的傷痛了。你是不完全的人,你所愛的人也是一樣。

3、自己人也應列在寬以待之的“人”的範圍內﹕尊重他的自主權,因他是跟你不同的另一個人,即使是你的子女或兄弟姊妹,許多時候,你做得到或喜歡做,不表示他們也做得到或喜歡跟你一樣。而更重要的是,這些人跟你一樣是上帝所創造的,他跟你的差異或缺點,也是也是出於上帝的旨意。

4、別忘記,他只是一個人,不是上帝或天使;反之,總是要把他當人看待,不可虐待他像動物一樣。正是過猶不及也!想想看,我們是否常常這樣對待所愛的人呢﹖當我們自以為應當為其師傅時,就很自然的會「愛之深、責之切」的嚴以律之了。戒之、戒之!

二、一味藥醫百病﹖
為人師傅的,常常犯的毛病就是以偏蓋全、一以蔽之﹕照自己的常識與經驗,大袖一揮,一句“都一樣啦”“攏嘛是”,就下定論。自信的把自己的話當作是金科玉律,鐵口直斷啦!這就叫做「一味藥、醫百病」,總是把事情簡單化。其實,出人意表的事情有很多,太過自信,有時十拿九穩的事偏就出了狀況。所以,有智慧的人,對自己的理念或經驗,不會絕對化之,免得鬧笑話又害了所愛的人。許多時候,在推論事情或猜忌別人時,總會照自己的智慧與經驗來推論之,若認為想當然爾,就說﹕絕對錯不了!誰知,偏偏就錯了。真是情何以堪﹗人生事有時看來很像,奧妙卻常各有不同,愛作人師傅的,下藥時要小心了!

「日日與主同行」一書,一月三日裡說﹕「一些擁有屬靈的恩賜、得以參透“些許”上帝奧秘的基督徒,都迫不急待的把自己所發現的,歸納成一條一條的公式﹗但是,事實上,屬靈的奧秘有其基本的原則,但實際運用則因人而異。別人的秘方,對自己可能是謎題﹗不一定照公式,因為上帝是活的上帝。」熱狂派信徒常常會有強迫行為、也格外容易分裂,就是犯了這個弊病。

三、先改善自己的本質﹗
最重要的,耶穌說﹕「因為心堜狴R滿的,口奡N說出來。善人從他心堜狾s的善就發出善來;惡人從他心堜狾s的惡就發出惡來。」(太十二34─35)我要再加一句﹕完美主義者心裡所存的是自卑感,就發出愛為人師傅的欲望來,為要補償受傷的自尊心。讓我們引以為戒,每一次為人師傅時,要先檢討一下,自己心裡所存的是甚麼?免得對人無益,反倒現出自己的原形來,可能不太好看哦!雅各說﹕6「舌頭是個罪惡的世界,能污穢全身,也能把生命的輪子點起來,並且是從地獄娷I著的。」這是說,如果我們心裡充滿了罪惡,說出來的話就會污穢到別人、甚至會讓教會全體一齊遭殃。

最可怕的是,雅各又說﹕8「舌頭…是不止息的惡物,滿了害死人的毒氣」,能叫人喪命,如「並且是從地獄娷I著的」所云,要連他的靈魂一同滅亡。請問,你能負得起這個責任嗎﹖否則的話,還是少開尊口、不要為人師傅吧!對自以為是師傅、好說人閒話的,主耶穌說﹕「凡人所說的閒話,當審判的日子,必要句句供出來;因為要憑你的話定你為義,也要憑你的話定你有罪。」(太十二36~37)能不警醒嗎?

結論﹕我怎能不說﹖
過去,因身為牧師,我有一種所謂的先知的自覺,常會自勉曰﹕我怎能不說?替天行道不是我的職責嗎?所以,偶而會有修理人或拿人開刀的衝動。可是,我發現幾乎沒人願意接受,而且幾乎毫無效果。現在我知道,我的衝動常是因完美主義者的情緒傷害所引起的結果!更重要的﹕後來,我才發現,上帝並未賦予我開刀的重任,我只是一個麻醉師而已。麻醉師的作為是讓病人安詳的接受手術,並減少他開刀時的痛楚。也許耳濡目染的經驗,我會為人下點藥、或開個小刀,但我永遠不會是一個醫師;真正屬靈的醫師是上帝。請為像我這樣的牧者代禱,讓我們作一個快樂而稱職的麻醉師吧!阿們。

 
彭德修 牧師個人網站
Copyright@2016 EQ.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