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我竟成了有福的人

第 一 章

超過我所能掌控的福氣

三、不敢奢想的房子竟也有了

畢業後,正式到教會事奉,收入比較豐裕了些,還有愛主的兄姐們及時的支助,「耶和華以勒」的神蹟似乎就比較不常顯現蹤跡了。結婚十年後,因為兩個孩子先後出生,養育費加上教育費花盡了所有的收入,雖然沒有缺乏,也沒有剩餘可以存款。

因為父母年紀愈來愈大了,又常常生病入院,兄長們體貼我們遠在高雄,常常沒有告訴我們,免得我們左右為難:要北上,路途這麼遙遠;沒回去又於心不安。雖然是他們的好意,我們還是有點虧欠感,就想辦法搬遷到台北方面來,結果到了新店的七張長老教會。

那時女兒要學鋼琴、又學長笛,加上兒子上幼稚園,幾乎花掉我們每個月的薪俸。曾有一位關心我們的長老,看見我們在教育孩子這件事上好像不知節制,就勸我們不要把錢花光,免得退休後連棲身的房子都沒有,怎麼辦?記得當時我還苦笑著回答他說:
「鮮食的都不夠,哪敢想要曬乾!」(台語,意思是夠用就很感激了,哪敢奢想有存款買房子呢?)

可是一年多以後,我們竟然真的買了房子,出乎每一個人的意料之外。怎麼可能呢?請聽我詳細道來!

為還福音債、投身聖經翻譯

因為自覺牧會的工作似乎不太適合我的個性,想要轉換跑道,就到馬偕醫院去應徵院牧的職務。因為我在教會的任期還有一年,林主任要我等到任期滿了再說。在等待的時候,受邀參加客語聖經翻譯的委員會,開會數次之後才知道還沒有人接受翻譯的任務。可能是因為工作艱鉅,不但原文不易研究與判斷,客家話更難,幾乎沒有人可以請教;但是當時我對這些困難毫無概念。當我表示有意從事這個工作時,委員們都十分歡喜!

雖然,薪俸不是很好,又沒有房租津貼、子女教育補助,連勞健保都沒有著落,真是讓人怕怕。可是我內心深處卻非常有負擔,原因有四:

第一、 唸東南亞神學研究院時,我原先報考的是牧會協談,可是後來接受台南神學院院長的勸勉,改唸新約神學系。心想,這大概是上帝預先的安排吧!

第二、 早年在台灣神學院時,聖經原文的希臘文與希伯來文都是必修的;尤其希臘文,我是自己在軍中苦讀成功的,還得高分呢!原典釋義也滿有心得,自以為還不致無法面對。

第三、 我的母語就是客家話,在客家庄長大,而且年過四十了,自認客家話應當考不倒自己才對;事後才知道大錯特錯,因為客家話比希臘文更困難。希臘文的問題大都已經解決,也有許多專家的論述可供參考;但是當年客家話卻有如不毛之地,少有參考資料可用。

第四、 照長老會的規定,少數民族畢業後一定要分派回母語地區工作,我因為要攻讀研究院,蒙特准被派到學校附近的非客家教會去;十多年過去了,竟然沒有機會回客家教會事奉。我心裡感覺好像欠了客家人福音的債一樣。

回家告訴麗華,她也立刻贊成我的意願。常有人推測,我們沒回客家教會去事奉,是因她不是客家人,讓她頗受冤曲而耿耿於懷呢!十二月初向教會任職會報告自己的決定,獲得他們的同意,甚至讓我提前半年辭職,因為翻譯的工作很是急迫。

於是,找房子居住就成為我們迫在眉睫的事情了,所以趕快到台北市郊去找房子,可是租金竟然比我的估計高了將近一倍,歷經數月毫無頭緒,心理相當懊惱與著急。

當時,為了貼補家用,麗華已經在馬偕醫院院牧部上半天班兩年了;因為我不再牧會了,她就開始上全天班。她告訴我,有一位同事告訴她:

「你們房子找得這樣辛苦,搬進去一年半載,房東要你們搬家,又要辛苦好久,尤其你們當牧師的有好多書,重死了。不如買間自己的房子吧!」
「我們一向夠用就感謝上帝了,哪有錢可以買房子啊!」麗華說。
「最近房子還便宜,貸款之外有二、三十萬自備款就可以了。」同事說。
「十萬我們都沒有,哪來三十萬?」麗華苦笑著回答。
「我有一筆私房錢,可以借你二十萬,不用利息、什麼時候還都沒關係,你們自己籌個十萬就可以進行了。」這位同事滿有愛心的建議著。

麗華回家後,把同事的好意告訴我。她同事的建議打動了我的心,就告訴麗華:
「老實說,找房子租找得還真累,有這樣的機會也很難得啊!」
「可是,哪堨h找十萬元呢?」麗華提出她的擔心。
「七張教會答應讓我們住牧師館到新任牧師搬來,而主日講道的謝禮卻照付,再加上節省的房租費,每月就有一萬多元了。妳上全日班又多領五千元,加起來有一萬六千元,到今年中約六個月,大概也有十萬元之譜了。」我算給她聽。

台北市的房子千千萬萬,哪一間是我們的!

因著這樣,我們真的開始找買得起的房子,貸款在一百萬元以下的就是我們的目標。到復活節前,我們不知道看了多少房子了,一有空就騎著摩托車大街小巷到處找,也仔細的在報紙的分類廣告上查閱。有一天在路上,拖著疲乏的腳步在街上走著,麗華嘆口氣,說: 「上帝啊,台北市的房子千千萬萬,哪一間是我們的?」

復活節前一天,我們終於在景美找到一間,總價一百三十萬元,保證貸款一百萬元,正合我們的條件。我們對房子與價款都很滿意,正想要下定金,房東卻說要再等一個月,因為交給售屋公司處理的約期未到。我們只好等了,雖然有點失望。

第二天一早,麗華去教主日學,我很自然的又在看報紙的分類廣告。忽然,「含淚拋售」四個廣告詞映入我的眼簾。心想,怎麼有人賣房子這麼不甘心?就仔細閱讀起來。地點在松江路,非常理想,約三十坪,標價一百五十八萬元,算是很便宜了。照我的估計,在那個地段,那個大小的房子一般應該要一百八十萬元以上。當天中午就急忙告訴麗華,想要去看看,不料她卻對我說:
「算了,我找房子找得很累了,昨天那間我就很滿意了。」
「可是,你怎麼有把握在這一個月中,不會被別人捷足先登?」我說。

因為當晚要去參加岳母的壽宴,我就說好說歹的遊說她,最後決定當天下午繞道前去看看。那個房子是四樓建物中的第三樓,面臨巷子那端有窗戶,後端只有逃生用的大空氣孔,由一樓直通四樓屋頂加蓋的五樓,沒有隔間,廚房、浴廁也沒有足夠的設備;原來是一家成衣加工廠的舊址,雖然有點舊舊的,看起來倒是很堅固的樣子。

我們還要回家祈禱、祈禱!

幾個月來找房子累積的經驗,我確信最少可以殺價到一百五十萬元。誰知道當我問經紀人到底要賣多少時,他竟一開價就是這個數目,嚇了我們一跳。我們還沒想好怎麼回應,經紀人又問: 「一百五十萬元還嫌不夠便宜嗎?」
「那你要多少錢才買?」經紀人步步盯人的追問。
「我們確實不好意思開價,真的。你告訴我們最少要賣多少,我們買得起就接受,否則也不好意思多說什麼了。」我誠懇的回答。
「這樣辦吧,不可以再殺價哦,一百四十萬元,要不要隨你了。」他說。 我心裡好高興,真想不到,一下子就減十萬元!誰知道,麗華竟然開口說:
「你這個房子既沒有隔間,又沒有半樣設備,我們買了也不能住啊!」
「那我就沒有辦法了!有的人買了房子,還故意把隔間打掉,重新裝潢呢!」經紀人沒好氣的說。
「那是有錢人的做法,我們倒希望最好各種設備都有現成的。」我說。
「你再折個十萬元,就當做幫我們一部份的設備費吧!」麗華竟然這樣獅子大張口,嚇了我一跳。
「太離譜了吧!」我想。
「好啊,就一百三十萬賣你們了,立刻簽約決定好嗎?」 經紀人狠下心爽快的回答,倒把我們嚇了一跳。跟麗華商量了一會兒,回答說:
「這個價錢我們很喜歡,但是我們還要回家祈禱、祈禱!」
「你們要祈禱多久?」他一副很無奈的樣子。
「一個禮拜吧!」我說。

超低價的,卻買得心驚肉跳!

其實我們是被他的「阿砂力」(乾脆的氣魄)嚇到了,反而懷疑是不是房子有問題,不然怎麼可能賣得這麼便宜。我們想到一位朋友在地政事務所當主任,就請他代為查一查這塊地有沒有什麼問題,得到的答案是「什麼問題都沒有」。專程到該房屋附近去向鄰居探聽,也問不出所以然來。真奇怪!所以一個禮拜以後,當經紀人打電話來時,我們實在找不到任何拖延的戰術了,就對他說:
「定金只繳一萬元可以嗎?」

竊思真的有問題,一萬元我們還虧得起,真怕他會拒絕,誰知道他還是爽快的答應下來。遵照有經驗長者的教導,為了確保自己的權益,要求由我來找代書,而且每層樓房的產權一定要分割清楚,才能付第二筆款項。經紀人都順著我們,所以我們就只好跟他簽約了。

說真的,我們買那間房子,買得心驚肉跳的。當時教會有位經驗老到的長老還提醒我們: 「小心,可不要買到一屋兩賣或貸款一大堆的房子哦!」

所委託的代書一查再查總是回報說沒問題,只好硬著頭皮繼續進行下去了。對於這樣的事,我們可是毫無頭緒,只能祈求上帝憐憫,不要碰到「騙仙」才好。約過一個禮拜,經紀人打電話來說,因為要分割各樓的產權,原來的信用合作社不肯繼續提供一百萬的貸款,只能貸到八十萬元。所以,他說: 「我看,唯有請你們自己去借二十萬元,否則我也沒辦法把房子賣給你們了,我會把定金加倍賠給你們。」 「我們要的是那間房子,不要你的一萬元。」說完,我又補充解釋說:
「老實說,對我們當牧師的,借錢容易、還錢難!何況私下借廿萬元的利息又要增加我們的負擔了,真頭痛。」
「這樣好了,我幫你們出一點利息的錢,你去借那二十萬元,如何?」他說。
「你要幫我們出多少?」我試探著問。
「二萬元如何?」他說。
我略做盤算就答應下來。這樣一來,房子的總價實質就降為一百二十八萬元了。

從馬偕儲蓄互助社借到了那二十萬元,照規定分三年攤還。誰知道,後來代書到另外一家銀行去接洽,竟然可以貸款一百萬元,另外還附加二十萬元的裝潢貸款。就這樣,我們把貸到的二十萬元拿去還互助社,只付了半個月的利息。一個波折倒讓我們賺了近兩萬元,妙吧!

一切手續順利進行,房子真的變成我們的了,不可能的變為可能的了,你說奇妙不奇妙?當我們拿到房屋的所有權狀,心中有無限的欣喜與感恩。記得,麗華的一位同事,事後還對別的同事說,誰都不准說沒錢買房子,你看,他們只用十萬元就買到了房子。其實,十萬元也是上帝預備的啊!

房子過火的,你知道嗎?

裝潢的時候,竊思成衣加工廠的電線一定使用得很厲害,就要求把所有的電線換新。水電工打開天花板要更換電線時,回頭用台語對我們說:
「房子是過火的,你們知道嗎?」
「什麼叫做過火?」我問。
「火燒厝啦,什麼過火!你看,天花板上面都被煙燻得黑漆漆的。」他沒好氣的指給我們看。

大概他預料我們會傷心、憂愁、悔不當初;意外之外的,我倆都異口同聲的哈哈大笑。他有點莫名其妙的,就質問我們:
「你們發神經了是嗎?告訴你們房子曾被火燒,你們還那麼高興。」
「哦,對不起,是這樣的:我們是信上帝的,不介意房子曾被火燒,只要損壞不嚴重就可以了。因為房子買得很便宜,一直不知道為什麼,有點心驚肉跳的,深恐有什麼問題。既然是因為過火的,我們就放心了。」我說。

明明知道你們沒有存款,怎麼有可能呢?

就在我辭職那個月,七張教會決定購置新禮拜堂,我感激他們爽快的答應我的要求,就把所領的年終獎金全數奉獻出去。為此,麗華還有點擔心、語重心長的說:
「我們沒有家具,連睡覺的床都沒有呢!」
「誰說睡覺一定要有床?我小時候睡在稻草上,還不是健康、壯碩?」我說;麗華就不再吭氣了。

七個月後,我們搬進去時,整個房子粉刷一新,隔間是新的,家具也是新的,名符其實的搬新家了。七張教會要送我一個萬元名錶,徵得他們的同意,換成一張大床與一個梳妝台。我很得意的對麗華說: 「你看,你還擔心沒床可睡呢?」

遷入新居後,我們發信給親朋好友,邀請他們來分享我們的喜樂。新居感恩禮拜時,擠滿了一屋子的人,大家都為我們慶幸不已,也分享了我們的喜樂。人人都同意,在這件事上,上帝確實特別施恩給我們了。

在發給親友的信中,興奮之餘,曾用了一句客套話:
「上帝賜給我們一個窩,希望大家能來分享我們的喜樂。」
高雄民族教會的伍長老夫婦有一天真的遠道前來看我們,令我們又驚又喜。他明白一切的經過後也非常感動,對我們說:
「看你們的信,我猜應該是買了房子。可是,明明知道你們根本沒有存款,怎麼有可能呢?」 相信所有認識我們的人,都有相同的感慨與疑問。

購置房子大概是上帝給我們價錢最高的禮物了,這件事給我們的啟示是:當我們需要房子的時候,上帝就為我們預備了,祂是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這就我們的見證!

成為賺大錢的「福居」了

五年後,客家話聖經「新約附詩篇」的初稿完成後,因為翻譯舊約的經費沒有著落,我就接受邀請到紐西蘭來開拓教會。剛開始時,在租來的房子裡克難的住了半年,聚會也將就的在那有限的空間裡,沒有足夠的家具與設備,相當不便。記得有位從台北去旅遊的黃長老夫婦,看見我們過著那麼簡陋的生活,為我們難過得熱淚縱橫、十分捨不得。

因為聽說在紐西蘭的房租很貴,我們在台北的房子又有點漏,要別人代為照管實在不便,就託人把它賣了。很順利的,在四月中旬就成交,到了六月全部的款項都拿到了。竟然賣了六百廿八萬元,扣除五年前買房子所花的價款,足足賺了五百萬元。因此,我們第一次買房子時,自己只有十萬元,大部分都靠貸款;第二次買房子則是全部用現款,真是得意!

值得一提的是,五年後麗華回國做牙齒,原先住家二樓的朋友帶她去拜訪購買我們房子的新主人。結果,該人說好說歹的,硬把麗華和朋友帶去餐廳享受一頓大餐。為什麼?新主人說: 「因為這間房子是福居!買你們房子的時候,我還負債,可是現在我們有好幾間房子了。」 記得嗎,原來裝潢工人還因為房子曾「過火」為我們捏把汗呢!但是我們住了五年卻變成了「福居」,甚至成了別人的「福居」,因為上帝所賜的恩典超過我們一切的所需。

屈指一算,接受翻譯聖經的事工前,我本來已經安排好要到馬偕醫院院牧部上班的;放棄五萬多元的薪水,領翻譯專員的三萬元,在人看來每月損失二萬多元,五年下來約少領了一百多萬元,上帝卻以四倍的金額報答我。這種恩典讓我們深受感動,常常對人述說!凡聽到的都一同歸榮耀與上帝。

買到超出我們所祈望的新房子

知道在台北的房子已經賣了,決定在奧克蘭買房子時,跟太太討論要找怎樣的房子。
「不考慮價款,你期望中的房子要有哪些特色?」我問麗華說。
「我希望像歐洲的房子,有兩層樓,窗台上可以種花!」麗華回答。
討論的結果,我們列出了想像得到的七個條件,其他六項是:

1、 靠近孩子上課的學校。當時,我們整天都在忙著新開拓的教會,根本沒有時間可以像其他移民家庭一樣接送孩子。

2、 後院連接公有綠地。視野寬闊許多,甚至後院的門一開,就可以出去運動、散步,真理想;不但這樣,政府還會派人整理照顧。

3、 至少有四個房間。除了自家需要之外,也隨時為客人預留一個房間;因聽說在國外的宣教師會有很多的客人。

4、 還要有我專用的書房。這是牧師所不能缺少的,讀書、靈修、準備講道篇,都需要一個安靜的空間。

5、 寬大的後院。最好可以蓋個大房間以供教會活動之用;因為教會常常要舉辦交誼的活動,原先租的房子顯然空間不敷使用。

6、 兩套浴廁。

結果,我們真的買到了這樣的房子,建地兩百多坪,以上所提到的特色一應俱全,另外還多了正前方的海景與後面的山景,是我們不敢期望的。聽說多一個景要多好幾十萬的新台幣呢!相信嗎?就連價格都不多不少,正合我們的能力。

當我們決定要買房子後,就跟教會內的葉弟兄約好去看房子。奇妙的是其中有兩次,我都單獨跟來自高雄的一對醫生夫婦同車;他們要看紐幣三十萬左右的房子,我要看廿五萬以下的房子。因為這樣,這棟開價廿九萬五千元的房子,我隨著那對醫生夫婦前去看了兩次。有一天,我忽然想到,那棟房子擁有我們所期待的全部條件,唯一不合的只有價格而已!請教葉弟兄最少要多少錢才可能買到那棟房子?他說廿七萬元。經過葉弟兄的大力幫忙,我們終於買到了那棟房子;把預留買家具的二萬元也墊進去了!真是讓我們欣喜若狂。

簽約時,因為賣台北房子的錢還沒有匯到,就約定八月下旬才交屋繳款,先前租的房子那時候也剛好到期。不料,隔幾天台北的錢就匯到了,等到交屋繳款時,定期存款又為我們賺了三千多元的利息,折合台幣五萬多元,剛好夠我們買基本的家具。所以,我們又一次什麼也不缺,應有盡有了。

女兒一家成了我們的鄰居

當初買的這棟房子,期待之一是有寬大的後院,但空地皮超大,每次除草都加倍辛苦,從沒料想到十七年後,因著這塊地,女兒一家倒成了我們的鄰居,可以經常互相幫助,也能就近含飴弄孫,讓許多移民十分羨慕,這更是上帝的安排與祝福!

紐西蘭土地有台灣的七倍大,當時人口卻只有台灣的七分之一,從未想到土地有一天也會漲價;意料之外的,十七年後竟然漲了三倍。因我們回台灣去宣講情緒傷害的功課將近十年,女兒婚後就幫我們照顧房子,沒有積極進行購置自己的房子;土地漲價後,買土地倒成了他們的重擔,而我們家這塊地正好大到足夠蓋兩棟房子,我們退休時就照原價賣給他們了。我們得到了一筆小小的退休金,他們也有土地可以蓋房子了,真是兩全其美,不是嗎?

 
彭德修 牧師個人網站
Copyright@2015 EQ.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