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我竟成了有福的人

第 一 章

超過我所能掌控的福氣

一、使我不致缺乏的神蹟

在這樣拮據的經濟情況之下,還奉獻十分之一的收入,似乎太不自量力了吧!然而,正如詩篇廿三篇第一節所說的: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

最拮據的兩年,上帝反而讓我們體會到,祂會預備我們一切所欠缺的,將那超過我所能掌握的福氣傾給我們,證明祂是掌控萬事的上帝,是值得我們放手依賴的主。

確知父親奉獻十分之一的那幾年,沒有因此大富大貴,我也不曾期待藉著奉獻十分之一能從上帝得到什麼財富。然而,那兩年中,上帝卻施行多次的神蹟,讓我們的欠缺每一次都得到及時的補足。我們缺少多少,上帝就賞賜多少,不多也不少,不早也不晚,真是奇妙極了。剛開始,我們還互相打趣著,認為只是巧合;到了第四次,我們才領悟到這是上帝的作為,不是湊巧的。似乎上帝知道我信心不足,所以在服事的起始,祂就優先教導我這個信心的功課吧!讓我詳細道來,為大家做這個「耶和華以勒」(上帝必有預備之意)的見證吧!

1、藉三哥補足我們第一次的欠缺

剛到教會報到不久,有一天三哥德郎牧師來信說,他將藉著赴美濃岳母家之便、順道來看看我們。當天早上,太太問我:
「三哥來訪,總要加個菜吧!你想,怎麼辦?」
「我們還有多少錢?」我知道她的意思,就直截了當的問。
「五十元而已。」 我還沒回答,
她接著又說: 「五十元頂多能買四、五天的菜,離月底還有一個禮拜,已經不夠開支了。怎麼辦?」
怎麼辦,老實說我也不知道!但是心想:總不能太寒酸,讓三哥為我們操心吧! 所以,我說:
「把五十元全部買了吧!明天我再去向會計先透支下個月的謝禮。」
當天晚餐,我們享受了一頓很久沒有嚐到的豐盛佳餚。
不料,第二天早上,三哥離去前卻拿出一個信封來交給我,說:
「這一百元給你們補貼家用。」
你說妙不妙!這樣一來,不用向會計借支,還能維持每天十五元的菜錢直到月底了。

2、讓一百元變成兩百元,如何?

又過了些日子,妹婿羅榮光牧師也要來探望我們。內人又問我說:
「這次我們還剩一百元,但是離月底還有十天呢,怎麼辦?」
「把一百元都買了吧!」 麗華錯愕不已,沒來得及回應之前,我接著說:
「說不定,這次一百元會變成兩百元呢!」
「你真不要臉!」內人笑罵我說。

回想起來,我應該是跟她開玩笑的,但是她卻真的把一百元全都拿去買菜,讓我訝異得有些不知所措。當晚,我們再次高高興興的享受了更豐盛的晚餐。更絕的,第二天早上,羅牧師離去前也給了一個信封。他走後,我們才打開來看,真的是二百元呢!我跟內人可笑彎了腰,天下怎麼有這麼巧的事?
「莫非我們的談話被羅牧師聽到了嗎?」我故意尋太太開心。
「怎麼可能,他根本還沒來到這裡呢!」她說。
最重要的是,這樣一來我們又不致缺乏了。兩百元作為十天的買菜錢,這下子不但足夠、還略有剩餘呢!

3、糟糕,機車的充電器壞了!

騎腳踏車對我來說實在是太大的負擔了,天生就很怕熱、很會流汗,每天去到學校滿身大汗、深怕感冒不說,回程的路上雖然後半段是下坡路,還是滿身都濕透了。後來,麗華教鋼琴賺了一些外快,加上台南神學院大門旁車行老闆的體諒,讓我用分期付款,花九千元買了一台三陽九十的舊機車,從此才不用再為交通常常臭汗淋漓了。

有一天回家路上,機車忽然不動了。還好快到下坡路了,可以讓機車溜著走,到了平面路上就只好下車牽著走了,幸虧剩下的路程還不太長。快到家的路邊,趕快請當地機車行的老闆檢查一下,原來是充電器壞了,換個新的要二百九十五元。怎麼辦?老闆雖然不是基督徒,他的孩子卻是主日學生;我鼓足勇氣有點難為情的告訴他:
「對不起,手頭不便,過幾天錢才給你。」還好,老闆一口就答應了。
相信嗎?第二天早上,我竟將款項交到他的手裡,他有點好奇的問我,怎麼又有錢了。

錢從哪裡來的呢?原來不久之前,介紹信徒向所認識的朋友買了一台風琴,價值三千元。我騎著剛修好的機車回到家時,那位朋友剛好來訪,臨別時他也給了我們一個信封。
「我們都把要奉獻的十分之一,給介紹的牧者作為買書錢。」他說。

當然,三百元的買書錢就成為我付機車充電器的款項了。雖然所剩無幾,然而,不早不晚的到來,不是滿奇妙嗎?老實說,上帝的恩典讓我們心裡滿懷感激。

4、事情大條,機車要「彈缸」了!

第二學期開學不久,機車跑起來有氣沒力的,想要罷工的樣子,再次前去請機車行老闆檢查。原來,老爺機車需要彈缸了,加上零件換一換,大概需要九百五十元。天啊!幾乎是我一個月的全部薪俸。這下子,當然更要請他寬限幾天了,還好他仍然滿口答應了下來。

左思右想,毫無頭緒,只好向父親求援了。為了不讓老人家承受太大的壓力,寫信給在新竹教會事奉的二哥德貴牧師,請他探聽一下,父親最近的財務狀況如何,如果還可以就請父親給我一千元付修車費用;如果還是依舊拮據、就算了,我自己另外設法。其實我何曾有什麼辦法可想呢?

第二天早上,騎著剛修好的機車去上學,一到市區就把信寄了出去。當天中午回到家,麗華又拿了一個信封給我,是父親寄來的報值掛號,意料之外的,裡面竟是一千元。我驚奇的對她說: 「怎麼可能,我寄的信大概還在台南市的郵局裡呢!」

打開信封,裡面附有一張短箋,說錢是要給我第二學期的註冊費。其實早在一個月前就已經繳交過了,是我們省吃儉用節省下來的。可是父親所寄來的錢卻正好救了我的急,不早不晚,讓我們不必繼續擔心憂慮。我跟麗華再也忍不住了,抱頭痛哭。上帝真奇妙!我們再也不敢說是「湊巧」了,哪會有這麼多次的湊巧呢?很明顯的,這是上帝的作為。

事隔四十多年,至今,每次作這個見證,講到這裡還是免不了要情緒激動起來呢!

5、麗華竟然病倒了,可怎麼辦?

麗華喜歡彈琴,可是我沒有能力買鋼琴給她。岳父將打算買的嫁妝折現金給她,不足的就請二哥為我們向合作金庫借貸。為了攤還借貸的錢,麗華就去歸仁教會幼稚園教小朋友。不知道為什麼,好幾次竟然在上課中暈倒了;還好教會內就有內科醫師,在他的優惠之下,不必另外花錢就醫,真感謝。

第二年九月初,看到教會給我的謝禮袋裡面竟然是一千六百元,多放了六百元,就趕快去告訴會計。這才知道是教會給我升薪了,每個月二百元,因為是從七月開始起算,所以那個月多領了六百元。 「多出來的六百元可要好好計畫怎麼用了!」我跟麗華高興的討論著。

不料過了幾天,幼稚園開學時,她又暈倒了。因為不是第一次了,醫生交代最好到大醫院去好好檢查一下。無奈的,我們兩人就騎著機車(當然是為了省錢)到彰化基督教醫院去讓她接受檢查。

相信嗎?汽油費、住宿費、加上在醫院檢查的費用,六百元正好足夠。雖然奢侈一下的美夢泡湯了,心裡有點不捨,但是想到上帝竟然事先就為我們預備了,還是感謝不已。想想看,若教會從七月就開始給我們一千二百元,每個月多出來的二百元早就被我們花光了。不是嗎?多奇妙!再說,若那趟所花的費用超過六百元,那個月的生活費豈不是又不夠了嘛?

6、麗華不能再上班,大事不好了!

醫生說,麗華的病是胃下垂,太緊張造成的,要想痊癒就不要再上班了。為了她的健康,當然要辭了幼稚園的工作。可是,她每個月所賺的七百元是要還鋼琴貸款的,不上班要怎樣攤還呢?雖然謝禮每月增加兩百元,還是欠五百元,到哪裡去找來湊呢?真傷腦筋!

到了月底,我就更頭痛了,因為新學期要註冊了,註冊費卻不知道在哪堙H真是雪上加霜!註冊那天,心想,先問看看,註冊費可不可以慢些日子才繳;懷著忐忑的心情在教務處徘徊,遠遠的看著同學們忙著註冊,我卻不敢挨近櫃臺去報到。忽然,院長看見我,把我叫到外面空曠地方,悄悄的告訴我,說:
「香港有位桂華山先生,為了紀念其夫人,特別設立一筆獎學金。教務會議決定把這筆獎學金給最高年級的同學,因為你上學年的總成績全班第一名,所以你去總務處領這筆錢,扣除註冊費,剩下的領回去好好的使用。」

又驚又喜的去到總務處,心裡不停的猜測,不知道獎學金到底有多少?總務課長看見我,又把院長的話復述了一次,然後說:
「扣除兩個學期的註冊費,還剩四千元,你在這裡簽名。」

天啊,是六千元耶,好大的一筆!像從天上掉下來的一樣,真是不可思議。屈指算了一算,從十月到隔年畢業前的五月有八個月,四千元分攤下來每個月正好五百元,不正是我當時所欠缺的嗎?真是難以測度的恩典!

不但解決一個學期的註冊費,事實上兩個學期都一齊繳了;甚至接下來八個月的欠缺也絲毫不必擔心了。想到這裡,騎著機車回家去的路上,心裡的快樂簡直難以克制,好不容易才耐著性子沒有超速,一到家就迫不及待的衝進宿舍去,興高采烈的對著焦急不安的太太報告這個天大的好消息。

7、畢業了,恩典還是不停!

之前曾經休學二年,卻像浪子回頭一樣重回神學院完成了學業。所以,畢業對我來說,好像是失而復得的榮耀;雙親當然就更高興了,獻身的孩子終於完成了學業,即將邁向事奉的工場,倆老都前去參加我的畢業典禮。

感懷於他們養育孩子的辛勞,卻一輩子都沒有機會遊覽南台灣,好不容易到了台南,我就帶他們到墾丁公園、鵝鑾鼻、澄清湖等名勝去觀光。加上畢業論文得了獎,友好的同學們到家裡來恭賀我,當然少不了要請他們吃頓飯了。屈指一算,這些額外的支出總共約需二千五百元,要到哪裡去張羅呢?

前往派任的教會報到要等到八月初,那時才能領到比較充裕一些的謝禮,但是遠水救不了近火呀!奇妙的是,這時候,我心中好像吃了定心丸一樣,竟然也不太擔心了。反正上帝知道我的需要,不是嗎?

六月上旬畢業典禮,隔週,長老教會總會女宣道會在台南神學院召開。有一位老朋友在會場到處打聽:「有沒有看見韓麗華?」找到了後,她給麗華一個信封,裡面裝的正好是兩千五百元。為什麼呢?這裡頭有一個故事,好像天方月譚一樣。真是神奇!

原來在兩年多前,她的先生欠了我這筆錢,一直沒有錢、也沒機會償還;知道我人在台南,就趁著南下開會把錢帶來了。不早不晚,正在我需要這個數目的時候,有誰能算得這樣精準呢?奇妙不奇妙!再說,這筆錢要是早還給我,不是早就花光了嗎?事實上,我早已忘記有這筆債的存在了!

在聖經裡「七」是完全的數目。七件神蹟準時發生在我們正需要的時候,這不是超過我所能掌握的福氣嗎?夠讓我們一輩子加增信心了吧!事實如何呢?信心遲鈍的我,仍然沒有學會放手與交託的功課。

上帝給你的獎勵!

退休後,有一天麗華回想這件事時,意有所指的說:
「上帝看見你對父親的體貼所表現的孝心,所以施行神蹟來幫助我們!」
雖然知道她的目的是在肯定我,為我打氣加油,我還是非常高興。然而,她這樣說是有緣由的。

結婚後,當我決心重回神學院完成學業時,父親非常高興。為了讓我們放心,曾經應許提供每月的生活費與註冊費,可是我們從來沒有收到生活費。這不是父親黃牛,而是他的擔子實在太重,無法兌現;何況我已經有一筆教會所提供的謝禮了。所以,即使許多次碰到難以解決財務的困難,仍然不願輕易要求父親援助,總是想盡辦法自己解決。即使有幾次在不得已之下,確曾計畫向教會預支謝禮以解決燃眉之需,但是每次開口之前,上帝總是事先就解除了我的困境。若非上帝憐憫,我恐怕還是會加重父親的擔子吧!

說實在話,我們五兄弟中有三個當牧師的,常常感覺愧對父母,因為工作的關係,加上老人家不習慣離開住慣的家鄉,我們反而少有機會在父母身邊盡孝道,多年來的擔子幾乎都落在大哥德常長老的身上;父親最後的幾年,么弟德政長老也承擔了幾年事奉的責任。回想起來,他們還真有福氣呢,不但盡了孝道,也對兄弟展現了體貼。相信上帝一定會特別祝福他們的!

耶和華以勒的體驗

亞伯拉罕給那地方起名叫「耶和華以勒」(就是耶和華必預備的意思)。(創世記廿二章十四節)
畢業約一年後,有一天我們又回去當初牧會的長興教會,看看老朋友。期間也去探望開養雞場的吳震曜先生,發現他在書桌上放著筆墨宣紙,好奇的詢問之下,才知道他幾十年前在日本時代就得過書法獎呢!真是有眼不識泰山。看見我一臉羨慕佩服的眼神,他答應送我一幅墨寶,問我要他寫什麼字句。我毫不考慮的就請他寫「耶和華以勒」這五個字,他很好奇的詢問我原因,我就對他述說之前我們在那裡事奉時,所發生的七個神蹟的見證。至今,這幅墨寶依然掛在我家的客廳裡,每次有人問起,我都很高興的再次講述這些見證,歸榮耀與耶和華上帝。

 
彭德修 牧師個人網站
Copyright@2015 EQ.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