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光出版本書前主編的序:
寫 在 前 面

多年來,我在宇宙光除了負責文字工作外,也主持廣播節目,有機會收到許多聽眾朋友的來信,有一位從讀中學就聽節目的聽友,現在已經在軍中服役了,多年來總是不時來信,訴說他在生活中的點滴及不為人道的痛苦。每次讀他的來信,心中都會隱隱作痛,因為從信中非常清楚的能體會這位年輕朋友自信心不足,對別人的話語太過重視,對生命存在徬徨、對自我的嚴格要求及對自己的失望,陪著他度過聯考,一路行來,書讀得不算太差,也曾任班級幹部,表現也應還不錯,但明顯的,他總是對現在的自己不滿,年紀輕輕,信中卻充滿欷噓哀嘆!

近日又收到他的信,信中提及了他的成長背景,他說,父母一直很愛他,從不當面苛責他,但他記得小時候,父母關起房門為他吵架的事,他在校的成績不太好,他的父親總是說:「妳看看這孩子的成績,妳這做媽的是怎麼做的?」他的媽媽也總是回嘴:「孩子又不是我一個人的,他成績不好難道是我一個人的責任?」「……」兩個人就會因此大吵一架,雖然,不是當著他的面,但一扇門怎能防止聲音外洩?他在門外聽得一清二楚,雖然,只有八、九歲,但卻清楚的知道:自己笨、自己差,所以害父母吵架。這個陰影一直在他心裡揮之不去,二十歲的成人了,腦中仍常浮起自己站在門外聽父母為自己吵架的情景,內心總覺得有虧欠──因著自己笨、自己差。

想到多年來他每封來信的內容,想到自己多次為著他太過沒有信心、對自己太多疑而生氣,覺得他怎麼那麼傻、那麼想不開?此時,讀著他的信,想像如果是我,多次聽父母因著自己的差勁而吵架,在如此的氣氛下成長的話,結果會如何?其實,他常提他父母多愛他,也多次提他很感謝有個溫暖的家,對他而言,父母是好父母,相信他的父母也一定竭力的扮演著好父母的角色,但或許他們雙方都不知道,在無意中,父母的愛卻造成了他心理上很大的傷害,在他一生中,若不及時看到這個傷口,用心去醫治這個傷口,他對自己的負面看法及永遠達不到的期許,會使他一生在痛苦的泥沼中轉圈,一輩子活在一種自責的狀況下,無心找到自己真正的位分,好好的發揮自己吧!世間的悲劇很多,這種在親子間因愛而造成的傷害何嘗不是令人扼腕的悲劇呢?細細的靜下心來看看自己,看看周圍的人,有多少人曾受過這類的傷?有多少人曾在無意間傷人?幾乎是百分之百吧!只是,當沒有人提醒、點破我們的時候,我們無論是在傷人者或被傷者的立場上都不自知呢!

去年底,我有機會認識彭德修牧師,他給了我們一本他的著作──《情緒傷害》,內容就是以他自己親身的體驗及思考所寫的有關人與人間因為愛而造成傷害。筆法非常平易,表達的又極為「貼心」,文中有許多實際的例子,有些就曾活生生的發生在我們熟悉的生活場景裡,使人讀起來不僅覺得真實、貼切,重要的是他在平易中抽絲剝繭的幫助我們認識了情緒傷害,也就是因愛而引起的傷害;引領我們審視自己曾受的傷、曾傷的人;教導我們如何解開已套牢的心緒及如何避免再傷人、傷己,是本極能打動人心而且能實際助人走出生命陰影的書。我們決定要出版它,而且特別商請彭牧師錄音,將書中的內容濃縮為一百八十分鐘的演講,使一些不習慣閱讀的朋友也能藉著聽而獲益。

為什麼作者在這個主題上能如此深入、生動的發揮?原因無他,只因他自己親身經歷為愛所傷的痛苦,從外表上看來,彭牧師是個高大英挺很「罩」得住的牧師,說起話來聲音宏亮,又精通多種語言,有多年在國內、外牧會的經驗,以前讀書時成績也很傑出,應該是個極有自信、活得扎實、行走有力的人。其實不然,他一直就不能肯定自己、非常容易緊張、敏感、凡事鑽牛角尖,即使是面對他輕易能做得到的事也不敢輕易去做,怕失敗、極度的完美主義,因此使他在三十三歲時就患了高血壓,五十歲不到就因心臟病突發不得不放下工作住院接受治療,在休養期間,看了兩本書,才猛然發現自己所以如此是因為在成長過程中受了太多情緒傷害;生長在一個表面幸福的大家庭裡,父母長輩難免對子女有很高的期許,兄弟姊妹之間難免有所比較,讀書期間也難免受到師長不當的管教而烙下印痕……許許多多的塵封往事,在他靜養期間一一勾上心頭,他細心默想,發現自己的性格、行事方法原來都受到這些過往的傷害影響,但這些傷害幾乎都來自愛他的人,他用心思考,花時間蒐集資料,多方引證也多方分享,他發現「情緒傷害」不僅害他半倍子活的緊張不快活,也害了許多其他的人。當他把他的心得與人分享時,許多人聽完就哭,原因是他摸到了別人的痛處。因此,他深深感覺能使更多人及早認識這傷害,進而能脫離這種傷害的控制,是種使命。他身體復原後,一方面自己療傷,自己檢視自己的傷口,另方面儘量的與人分享他的所得,幫助一些與他一樣曾被情緒傷害深深綑綁的人解套。當然,這不是很容易的工作,以他個人而言,這幾年來一直在解套,但有些地方仍無法完全鬆綁。如他雖身為牧師,不知有多少機會在大庭廣眾面前講話,但他就是會緊張,不停的流汗,現在仍然如此,只是情況比以前好多了,而且他知道自己有此反應的原因──一方面是怕講得不好,另方面又希望講得更好,所以學習去面對並且疏解這種緊繃的心情。另外,他是個完美主義者,所有東西一定要放得平整,看不得一點瑕疵,如前陣子他在浴池中看到一個小塊黑,就想盡辦法要擦掉,怎麼都擦不掉時,心中就好不舒服,直到一個意念進入心中:「何必呢?有點瑕疵又如何?」心知它是自己原有的完美主義作祟,一笑置之,心頭才放寬。多年來,他對「情緒傷害」的了解是深入的,但要面對自己修正一些問題時,仍得循序漸進,慢慢來,但他知道:能看自己的問題就是解決問題的第一步,他以過來人的身分,指點「後進」如何解套,目的是使在這種傷害中的朋友能早日脫離苦海──以他而言,在認識情緒傷害後,不僅活得更開心、自在、心情輕鬆,身體也健康起來,心臟病不但沒再發,醫生還說他心臟很強壯呢!

讀著年輕聽友的信,想他所受的傷,就不禁想到這本我們正要出版的書──《情緒傷害》,我想,書一出來我就該送給這位朋友一本,同時,也想到更多我未接觸的朋友,這些朋友或許在生命中有些因愛而來的內傷,多年來生命都被這種傷害轄制住而不自知,也可能,您是個以愛為藉口,卻不住傷害所愛的人的元兇,不論您的角色是什麼,一起來看看這本書或聽聽作者的現身說法,都應得到很大的幫助。很高興此時您正在翻閱這本書,盼望作者的用心您能深切體會,也祝福您不僅自己不受情緒傷害之苦,更能幫助周圍您所愛的人脫離這種內傷,擁有喜樂的人生。

金明瑋

 
彭德修 牧師個人網站
Copyright@2012 EQ. All Rights Reserved.
2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