讚 美 的 藝 術

為什麼開口讚美人那麼難?
讚美是阿諛、拍馬屁嗎?
怎麼開口讚美自己人?
真誠是讚美的最重要元素!
怎麼接受讚美才自然?
如何化嫌棄為讚美?

在《情緒傷害》一書或相關的演講中,我說:情緒傷害主要的來源,是因為父母或師長「愛之深、責之切」的心理,加上錯誤的管教所造成的,易言之,情緒傷害是一種愛的傷害。所以就建議大家要想避免這種愛的傷害,讓愛不致造成情緒的傷害,就要「用讚美來代替嫌棄,用肯定來代替批評,用接納來代替打罵。」

這個說法,得到非常熱烈的迴響與鼓勵。不少人對我說:「我懂了!」我相信,他們的人際關係會大大的改變,因為既然知道會造成傷害,還會刻意的去犯錯嗎?既然知道是因愛而受傷害,豈不是樂於赦免、寬恕嗎?既然受苦良多,還願意讓這種無謂的傷害繼續下去嗎?不論是因為愛子女、愛父母、愛自己,愛的力量必定會讓我們有所改變的,不是嗎?」

不過,經常有聽眾對我說:

「要怎麼讚美?好像沒學過耶!」

「讚美別人容易,讚美自己人總是怪怪的。」

「整天讚美人,豈不是像在阿諛、拍馬屁嗎?」

看來,到底要怎樣讚美,確實令許多的人相當困惑,尤其是夫妻或親子間的彼此讚美,更難。

 曾經有一位中年朋友對我說:

「四十幾年來,我的父親從來沒有讚美過我!」

一位事業有成、品學兼優的中年人,還得不到讚美,要做到多好才有可能得到讚美?聽來令人心酸。

我們的民族性似乎特別不會讚美人,反觀西洋的人士好像就好多了。在紐西蘭的時候,我家門口有一棵大樹,枝葉非常茂盛,就把它剪得像大香菇一樣,成為很顯目的標的物。因為陽光、雨水都充沛,枝葉長得很快,每年必須大費周章的加以剪修兩次,否則就會變得像披頭散髮一樣不好看。為了留給當地人一個好印象,非動手不可。

說真的,要花整整一天的功夫修剪,實在令人有一點懶得動工。但是,每一次完工後我都不後悔,不但看起來舒服,也博得許多的讚賞。左鄰右舍讚美有加不說,路過的人也常常有停下來欣賞,或者舉起了大拇指示意誇獎的,令我頗得鼓勵。

記得有一次,有一位仁兄還刻意的把車停在路邊,探頭問我說:「請問,我的頭髮剪一剪要多少錢?」

我會意過來之後,笑得嘴都合不攏來,疲勞頓失。

另有一次,我聽到一聲嬌滴滴的讚美聲,說:

Looks Good!(看起來不錯哦!)

回頭一看,竟是一位不到十歲的小女生,正對著我點頭微笑。

回想起來,讓我深深感覺,在他們的文化裡,讚美別人早已經是一件家常便飯的事了,連小朋友讚美陌生的大人都那麼自然順暢。看來我們真應該好好的迎頭趕上!

曾有朋友聽了我的說詞,調侃我說:

「誰說我們不會讚美?你看,我們會歌功頌德,至少在葬禮上我們是一點都不吝嗇的。」

還活著的時候為什麼就不能讚美他呢?真悲哀,不是嗎?

有一位洋人說得好:

「不要將你的香膏瓶子緊緊的關著,封住你的敬愛和溫存,直到朋友死了才打開來。」

想想看,在此時刻,你的香膏(讚美之詞)對別人有什麼益處呢?有人說,摩西去世時,以色列人為他哀哭了三十天,真的是有夠哀榮!但是摩西在世時,以色列人卻只會批評、發怨言,令人惋惜。如此看來,這好像是人類的通病!

 最有意思的是曾有一位女士,竟然向我討教要怎樣接受讚美,讓我大惑不解!事後想想,這確實也是我們的問題,因為有太多言不由衷的讚美,我們要如何面對?聽多了讚美之詞,是否會變成得意忘形、自負、驕傲?值得我們深思。

雖然我不是教育專家,但是因為對情緒傷害有一點點的頭緒,就不怕您「見笑」,誠懇的跟大家一同來思考、學習「讚美的藝術」。但願這個管教的最高藝術能更流通,甚至能在我們的社會中生根!

《情緒傷害》一書出版以來,一年多的時間裡就已經刷了九次。許多讀者與聽眾都買來送人、介紹給認識的親戚朋友,也有社團負責人、學校老師、工廠老闆等邀約我前去演講,更有學校邀我開課,即使老人大學也要我去講「老人與E.Q.」或「銀髮族與E.Q.」。在在都讓我深感意外與感動,也讓我計畫寫〈讚美的藝術〉時,感受到很大的期待與壓力。

不論如何,對所有給我肯定、鼓勵的親朋好友,再次獻上最誠摯的感謝!若不是你們的支持,這本書是不會面世的。

班門弄斧、難免貽笑大方,敢請專家學者,不吝賜教指正是祈!

 
彭德修 牧師個人網站
Copyright@2012 EQ. All Rights Reserved.
5723